• 
    
  • <acronym id="is056"></acronym>

    <optgroup id="is056"><em id="is056"><pre id="is056"></pre></em></optgroup>

  • <track id="is056"><i id="is056"></i></track>

    1. 精準健康傳播“七母”

      發布時間:2016-05-20 09:46:26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作者:中華醫學會科學普及分會主任委員 王立祥
          在推進“健康中國”建設的進程中,精準健康傳播已成為科學普及工作者助力“中國夢健康夢”的重要利器。基于健康本身的特殊性、復雜性及多維性,如何向民眾傳播權威性的信息、打造公信性的平臺、實現精準性的目標,可謂千頭萬緒、龐雜紛亂,唯有追根索源抓住根本方能迎刃而解,其中加強精準健康傳播的系統建設可謂重中之重。尋覓精準健康傳播之根,引來精準健康傳播之水,灌溉精準健康傳播之田。豎起精準健康傳播之樹,就會結出精準健康傳播之果,故加強精準健康傳播的系統理論建設,樹立精準健康大思維,從源頭上把控刻不容緩,方能面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一切。基于上述闡述,筆者在發表精準健康傳播“七則”(因“人”、因“地”、因“時”、因“事”、因“器”、因“因”、因“法”)“七理”(生理、病理、心理、倫理、情理、法理、數理)后,又歸結精準健康傳播“七母”,旨在揭示精準健康傳播本源之“母”。唯有如此,方能克服片面性、減少盲目性、增強針對性,讓人們站的高、看的遠、擊的準,宜與同仁敬孝 “七母”而行。

          一、 地球之“母”造命

          地球之“母”造命,喻指地球是百萬生物的家園,蘊含了滋潤萬物所需的資源:明媚陽光、清潔空氣、肥沃土壤、潔凈水分……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是一切生命的依據,沒有地球就沒有生命,沒有生命何談健康。地球可謂造就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自然環境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更與健康息息相關。古人云:天地同根,萬物一體。在某種意義上說自然界中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在這個整體中當然包括人類。然而,隨著人類工業以及科技的不斷發展,不合理地開發、利用自然資源,大量砍伐樹木,工廠排放污水、廢氣……如此總總,讓地球之“母”遭受傷害的同時,給地球子民們的健康造成了不可估量的重創。比如大氣的污染,使人體成年累月呼吸霧霾之氣,引發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及肺癌等疾患。地球之“母”已經發出了吶喊,孝敬地球之“母”刻不容緩,是到了人們精心、精細、精致呵護地球之“母”行精準健康傳播的時候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述 “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要倡導綠色發展理念,應用工程技術、行政管理、法律規范、宣傳教育等各種手段,協調、平衡、密切人類與地球母親的關系。只有地球之“母”之長久,才有人類之子之長久。地球之“母”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根本”。

          二、 國家之“母”蘊命

          國家之“母”蘊命,喻指國家賦予人們民主法治、安定有序、和諧平等的健康生活之底蘊,是孕育炎黃子孫健康成長之搖籃,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之正力。沒有強大之國家,何來健康之小家。國家可謂蘊育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國家的強盛關乎人民安危及福祉,是實現新時期健康中國、法治中國、美麗中國 “三中國”之藍圖的重要基礎。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而個人命運與國家興亡息息相關。比如舊中國內憂外患、滿地瘡痍、戰亂不斷,僅日軍于南京大屠殺就使30萬同胞失去生命。當人們居無定所,生活困頓,連基本溫飽、尊嚴,乃至生命都難以保障時,又怎能護衛健康?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人均壽命僅為3 5歲,到今日已達到75歲。透過中國人均壽命倍增的史實,足見國家之“母”蘊命的真理。愛國主義是精準健康傳播的重要內容,我們要圍繞“健康中國”這一國家發展戰略,做一個有愛國之心、有報國之志、有利國之行的三“有”健康中國人。讓我們投入祖國母親的懷抱,筑牢祖國母親堅實的臂膀,與祖國母親同呼吸共命運,一道走出精準健康之路!國家之“母”的發展壯大、繁榮昌盛,是人民富足、健康生活的前提,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基本”。

          三、 社會之“母”濟命

          社會之“母”濟命,喻指社會于特定環境為不同生活的個體營造彼此相依的一種健康存在的狀態,為人們的健康成長提供所需的“土壤”與“環境”:保持秩序井然、欣欣向榮、積極向上的社會氛圍,傳遞利于健康的樂善好施、接濟他人的充滿正能量的社會行為。社會可謂濟予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世界衛生組織早在1948年把健康定義為:“不僅是沒有疾病或缺陷,還是一種在生物、心理和社會功能上保持完好的狀態。”其中社會適應性亦是決定個體健康的主要方面,與社會環境緊密相關。社會環境主要包括社會制度、法律、經濟、文化、教育、人口、職業等,與社會生產力、生產關系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社會因素、社會心理因素、行為生活方式及醫療衛生服務等因素交織在一起,從不同角度與不同層次影響著人群健康,同時亦演繹了一曲社會之“母”扶濟眾生相敬、相偎、相依的和諧交響曲。比如精準扶貧中的衛生扶貧就是社會針對不同貧困區域環境、不同貧困農戶狀況,運用科學有效的程序對扶貧對象實施精確識別、精確幫扶、精確管理的治貧方式。廣泛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扶貧,就是打了一場確保貧困居民安居樂業、身心健康的立體攻堅戰。要充分認知社會之“母”與個體健康的關系,加強社會學家、心理學家、公共政策研究者與政府通力合作,將共同生活的個體通過各種各樣的社會關系組織起來,為營造和諧健康的中國社會付諸行動。毋庸置疑,社會之“母”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維本”。

          四、 家庭之“母”塑命

          家庭之“母”塑命,喻指家庭是人們日常生活和生息的場所,其作為最小的社會基本單位,是傳承中華民族至真、至善、至美的私塾;是以親情、友情、愛情共同編織而成的避風港;是塑造健康體魄、健康心靈、健康文化的吉祥地。家庭可謂塑造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國家衛生計生委舉辦的“清風滿家”活動,就是旨在倡導民眾向“最美家庭”學習,在文明家庭、和諧家庭、廉潔家庭建設上走在前、做表率,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匯聚強大正能量。每個人從出生伊始就受到家庭環境的影響,家庭環境與人體健康存在著必然的因果關系,親密活躍的家庭氛圍會帶給人們幸福快樂的感受,有益身心健康,反之則有害。比如在嚴酷環境中成長的孩子,染色體端粒比條件相對優越的孩子短了19%;與家庭結構更穩定的孩子相比,家庭結構動蕩的孩子染色體端粒短了40%。可見家庭是在一個人成長階段中塑造健康素質的關鍵場所。因此,無論為人父母亦或為人子女,都要通過家風故事、家書手札、家教短片、家訓格言等方式,共同營造集知識性、凝聚性、舒適性為一體的健康家庭文化氛圍,把家庭經營為培育健康素養的主要陣地。家庭之“母”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原本”。

          五、 生身之“母”育命

          生身之“母”育命,喻指母親孕育了我們、生育了我們、撫育了我們。母愛似大海蘊藏著無盡能量,又似小溪涓涓流淌滋潤人們每一寸心田;母愛在賜予我們來到世間機會的同時,也賦予了我們每個人特有的與健康相關的基因。母親可謂養育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梁啟超在《少年中國說》中提及“少年強則國強”。古有孟軻的母親為選擇良好的環境教育孩子,三次遷居。“孟母三遷”教兒成才傳為歷史佳話,由此還可引申出“母親強則少年強則國家強”之寓意。隨著人類基因變異解碼工具已經產生,它將迅速揭示遺傳基因對疾病的影響,最終將找到破解生身之“母”育命的遺傳基因密碼,會為各種疾病早期預防與治療提供新的靶點。影響人體健康長壽的各種因素中遺傳因素占15%,從某種意義上說,許多慢性疾病如癌癥、高血壓、糖尿病等,其實早在我們出生之時,就已經埋下伏筆。現代生物技術已可能在母孕時早期干預先前預防,從而有效防控某些遺傳性疾病。將注重傳統美德與現代醫學科技完美結合,是我們精準健康傳播關愛母親的具體體現。生身之“母”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固本”。

          六、 他人之“母”扶命

          他人之“母”扶命,喻指他人關心、寬容、幫助在大千世界蕓蕓眾生中的一個個個體,協助人們完善健康快樂的生活。尤其在意外發生的時候,周圍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則將給予別人一次重生的機會。他人可謂扶助人們健康生命之“母”。

          白巖松先生曾說過:“平安他人、平靜自己”。“扶危濟困”,堪稱中華民族傳統美德之一。據民政部公布的信息表明,我國有超過8500萬名殘疾人、7000萬名農村貧困人口、1.6億位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需要幫扶。人生旅途中難免會遇到坎坷與荊棘、危機與困境,在人們為難之時施以援手的他人,亦成為人們心目中的救星。比如我國已經步入了老齡化社會,老人跌倒已經成為我國傷害死亡的一項重要因素。當一位老人跌倒而自身又力不從心的時候,周邊的人們如果能夠伸出援助之手,可能生命就將得以延續;反之,一個生命就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流失。在廣大人民中倡導普及正確的預防與救護方法,減少老年人跌倒導致的死亡和傷殘具有重大意義。正如魯迅先生所言:“無窮遠方的人們都與我們有關”,在當今高度文明的社會里,這是一句曾經讓無數人為之感動的表白。在別人為難時刻伸出援手,他人就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扶本”。

          七、 自體之“母”養命

          自體之“母”養命,喻指自體是自我健康的主人,自身生活行為是鍛造良性健康狀態的操手。人們的生活習慣源于在生活中不斷重復進行的規律行為,而日積月累的慣性必然會對身心健康產生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命運,始終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自體可謂養育人們生命之“母”。

          由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健康公式(健康=15%遺傳因素+10%社會因素+7%氣候因素+8%醫療+60%生活方式)可見自身生活習慣對健康影響力所占比例之大,足以表明自體之“母”養命的重要性。2014年中國居民健康素養水平為9.79%,健康素養偏低已經成為制約國民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以慢性病為主的相關疾病,已成為影響個體健康、導致我國居民死亡的主要因素。人們參與健康傳播活動,接受健康教育,提高健康素養,改變不健康的行為習慣和生活方式,提升對疾病預防的意識和技能,防患于未然是健康問題最精確、最經濟、最高效的解決方法。比如對社區居民慢性病與生活習慣的調查分析顯示,居民不良的生活習慣主要包括熬夜、吸煙、飲酒、缺乏運動、飲食不規律等等,與慢性疾病的患病率有一定關系,而慢性疾病正是威脅人類健康的主要殺手之一。通過精準健康傳播進行有效預防,可以規避自身不當行為所引起的疾病。倡導人們自身培育良好心態、規律睡眠、適當運動,合理膳食、禁煙少酒等良好生活習慣,有助于人們擺脫亞健康狀態,牢牢掌握生命健康的主動權。自體是我們得以精準健康傳播之“歸本”。

          綜上精準健康傳播中的“七母”,其核心連接了健康中“母與子”的關系,揭示了健康中“母與子”的規律,凝煉了健康中“母與子”的精髓;其特征是發掘了精準健康傳播之“源”、激活了精準健康傳播之“靈”、確立了精準健康傳播之“本”。當我們重溫“你從哪里來?我的朋友……”這首已封存到我們記憶中的歌曲的時候,不禁深感母親河日夜流淌澆灌人們的身心,母愛大如山、母愛深似海、母愛高于天。無論我們走到哪里,都不會忘記我們的根本。“七母”齊聚可以昭示人們,要有敬畏之心、敬愛之情、敬孝之善。“百善孝為先”,孝是中華傳統文化提倡的行為,而精準健康傳播七“母”的闡述某種意義上說為人們尋找到了健康之“孝源”。至此健康傳播至則“七則”、健康傳播至理“七理”、健康傳播至源“七母”完美融合統一,構建了精準健康傳播的“三七”理論體系與機制,與人們攜手共筑精準健康傳播的神圣殿堂。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6年第31卷第7期)



      學會首頁 | 學會介紹 |  學會章程 |  會員管理辦法 | 聯系我們
      © 2013-2016 Guangxi Medical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備13004148號
      番港开奖现场直墦开奖记录